当前位置: 首页 > 新火巅峰平台 > 忆钟扬:用生命播种未来的植物学家

忆钟扬:用生命播种未来的植物学家

>>>申音:追忆钟扬教授

忆钟扬:用生命播种未来的植物学家

图片说明:钟扬在复旦大学研究生院办公室。复旦大学提供

  东方网记者刘晓晶12月13日报道:当师生们再次回忆起复旦大学研究生院院长、生命科学学院教授钟扬时,他生前指导的藏族学生边珍眼眶还是忍不住湿润了,她激动地说:“钟老师就像一位父亲,除了教学问,更多地教会我们如何做人,虽然他离开了我们,但是他坚持追求梦想、无私奉献的精神却会一直鼓励我们不断前行,为社会做出更多的贡献。”

  中共上海市委12日印发《关于追授钟扬同志“上海市优秀共产党员”称号的决定》。作为一名科学家和人民教师,钟扬抱定崇高理想,矢志不渝奋斗,毕其一生科研报国、艰苦援藏、教书育人、实干担当。他的事迹感人肺腑,品德激荡人心,闪耀着时代的光辉。他对党无比忠诚,对科研无比执着,对学生无比关怀,对事业无比热爱,以超乎常人的精神和毅力,为国家和人民奋斗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

忆钟扬:用生命播种未来的植物学家

图片说明:钟扬和西藏同志们一起。复旦大学提供

  办公室里每天最晚一个离开的是他

  那个总是在工作、总是在奔波、总是憨厚笑着的钟老师,走了。

  那个总是想着他人、总是想着国家、总是想着未来的钟老师,走了。

  9月25日清晨5点多,在为民族地区干部授课的出差途中遭遇车祸,钟扬53岁的生命定格在那一刻。

  如今回忆起共事的那些岁月,复旦大学研究生院副院长楚永全告诉记者:“钟老师不计功名,不怕吃苦,不怀私心。”至今,楚永全还记得,钟扬在他到院任职的发言中,着重讲了一点,就是从自己做起,也希望研究生院全体员工首先做好对院系和师生的服务工作。由他主导,研究生院在全校率先建立了服务中心,全年无休接待学生办事。在他的理念里,服务中心就是研究生院的接待窗口和办事大厅,每一名员工都要学会做办事员。所以他不但自兼中心主任,在初期还亲自坐班示范。他每天到院里来,总是要到中心转一转,和员工、同学聊一聊;如果发现了典型案例,就拿到院务会上“解剖麻雀”。在他带动下,研究生院的工作作风和状态有了根本改观,去年又成立了导师服务中心。

  “钟扬工作上站位高远,视野开阔,见解独到,能力超群,让我们深为敬佩。而他与大家朝夕相处过程中所表现出来的作风,他的忠于事业、敢于担当、襟怀坦白的精神,更让我们深受感动。”楚永全回忆道,作为校党委委员和部门一把手,钟扬在党组织生活中从不搞特殊化,以普通党员身份参加党小组的理论学习,常说“听党的话,跟党走”。他带头支持党建工作,对于支部上党课的安排从不推脱,还多次给同学们上党课。他是9月25日早晨5点多在赶往机场路上遇到车祸的,而就在24日晚上12点,他还在和我们联系,约定26日给支部上党课,讲如何学习黄大年同志的先进事迹。

  钟扬有繁重的科研任务,有自己的学科和院系背景,可他并没有为自己和所在学科、学院谋取研究生教育方面的特殊资源。倒是在研究生院工作需要院系支持的时候,通常会首先想到自己的学院。他坚持原则。一个曾在院系工作过的同事回忆说:“钟扬院长从来没有为了个别人招生入学的事向我打过招呼。他告诉我,自己不能给院系工作添麻烦。”

  事实上,不仅工作中不给院系添麻烦,在生活中一些细节的地方,钟扬也无时无刻不替别人着想。楚永全说,让我们非常感动的还有,他不会照顾自己,却总是想着他人。钟扬把自己的时间全部排满,常年处于“在路上”的状态。他前年5月脑出血住院,躺在重症监护室里还在口授文件,住了十来天就又跑回院里上班了。但他却总是把别人的事放在心上,甚至因为不能及时回复别人的微信而心怀歉疚。他关心同事:我们有同事生了重病,他亲自上门探望,帮助联系医生;有同事出国交流,他逐字逐句帮助修改申请材料。

  “因为平时工作都要到很晚,为了不影响物业工作人员休息,钟扬建议院里大门装上门禁系统,这样晚上很晚离开的时候,只要刷卡就可以了,不必再去敲门叫醒已经休息的物业工作人员。”楚永全说,事实上,大部分同事晚上十点左右差不多都离开了,这个系统就像是专门为钟扬“打造”。

  再艰苦的科研也要去做是他

  “一个基因可以拯救一个国家,一粒种子可以造福万千苍生。”作为一名植物学家,钟扬深知,种质资源事关国家生态安全,事关整个人类未来。他将种质资源作为科研主攻方向之一,毕生致力于生物多样性研究和保护。

  青藏高原拥有国家最大的生物“基因库”,有1000多种特有种子植物,这些珍稀植物资源对于国家发展、人类命运都意义非凡,但由于高寒艰险、环境恶劣,植物学家甚少涉足,这个世界屋脊的生物“家底”也因此从来没有被盘点过。如何把这个最大的生物“基因库”真正建立起来,为国家和人类储存下绵延后世的丰富“基因”宝藏,成为钟扬一生的执着。

  从2001年起,他十几年如一日,在雪域高原艰苦跋涉50多万公里,收集上千种植物的4000多万颗种子,填补了世界种质资源库没有西藏种子的空白。他和团队采集的高原香柏已提取出抗癌成分;他们在雪域高原追踪数年,最终寻获“植物界小白鼠”——拟南芥;他带领学生花了整整3年时间,不顾重重险境,终将全世界仅存的3万多棵西藏巨柏全部登记在册,还通过研究,找到了可在制香功能上替代巨柏的柏木,从根本上为珍稀巨柏筑起了保护屏障……

  “海拔越高、越艰难的地方,植物的生命力越顽强。”钟扬把自己比作裸子植物,像松柏,在艰苦环境下生长,但更有韧性。他的学生拉琼回忆过这样一段经历:“我们在珠峰大本营准备继续向上攀登,钟老师出现了严重高原反应,随时都会有生命危险。大家建议他待在帐篷里等,他却说‘你们能上我也能上,你们能爬我也能爬’!”那一次,他们最终在海拔6000多米的珠穆朗玛峰北坡采集到了被认为分布海拔最高的种子植物鼠曲雪兔子,也攀登到了中国植物学家采样的最高高度。

  数年来,他的足迹遍布西藏最偏远、最艰苦、最荒芜的地区,经历了无数生死一瞬的艰险。峭壁上蜿蜒的盘山路,曾有巨石滚落砸中他所乘的车;在荒原里迷路,没有食物,几近绝望;在野外的干粮就是难以消化但扛饿的“死面团子”;没有水,就不洗脸,没有旅店,就裹着大衣睡在车上,突遇大雨冰雹就躲在山窝里;为了保障搜集到最全面的植物遗传信息,披星戴月赶路,一天奔波七八百公里,每天只睡三四个小时……藏族同事给他起了个很特别的名字——“钟大胆”,因为不管多么危险,多么困难,只要对研究有帮助,钟扬就一往无前。

忆钟扬:用生命播种未来的植物学家

图片说明:钟扬在可可西里采集植物。复旦大学提供

  一坚守就是整整16年的他

相关信息: